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择偶网: 新冠快点结束吧!
  • 淼淼: 一向觉得这种背影特别有爱……
  • 淼淼: 十年前的回忆!毛毛太棒啦,粉丝又多了一枚!拥有这么有才情的辣妈,月月童鞋是有多幸福……
  • DJ: Don’t comment on China’s regulatory environment –if you have to, positive and complementary remarks are always expected; i don't think so...
  • DJ: 就假装他们都很伟大....
  • DJ: 赞一个
  • Bin Li: 伦理委员会类似于全国人大,按道理是最高的权力机关。 药监局类似于中央政治局。 所以,实际上还是药监局说了算数。 在有地方伦理存在的情况下,当然要以地方伦理为主。如果在有地方伦理的情况下,选择中心伦理,这是需要提供充足的理由并经过地方伦理书面批准的。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伦理需要审核研究者的资质。一个Site可能有10多个研究者,只有医院自身的伦理委员会才真正了解这些研究者的情况,中心伦理怎么可能对所有医院的医生都那么了解? 临床研究行业是以诚信为基础的,类似于西方社会的无罪认定,也就是在没有确实的犯罪证据以前,是认为嫌犯是无罪的。临床研究也是这样的一种精神,在没有确切证据以前,相信所有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都是公正的,遵守法规的。 中国临床研究的基础是相反的,首先认为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是会作弊的,采取的方法也是严进松出。 结果呢???

Random Posts

Tag Cloud

谁是你最好的朋友

2021/06/23 – 6:53 上午

乡情依旧

2021/06/21 – 4:16 下午

我的爸爸是一位文学爱好者,他今年已经76岁高龄,他是一名军医,也是诗词文学爱好者。除学术论文外,他还在国内期刊军内报刊发表过通讯报道,诗词,科普文章,曾任某两家杂志编辑。

退休后,父亲一直笔耕不辍,不久前创作了两篇小文《知音》,虽然这是一个经典而古老的故事,通过父亲深情的笔触,让我再次领略到了人间千金易得,知音难寻,愿我们感恩人生相遇的每一个人。

昨天就在父亲节,爸爸写了一些往事的回忆,细细读了以后,感人至深,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为老爸感到自豪。永远爱你。

乡情依旧
毛道鹏

乡情这个词,平淡无奇,但不是人人都能读懂。就像生长在西湖边的人并没感觉到那一环水有多悠,生活在阳朔的人并不觉得屋后那座山有多美,我生长在大别山南麓的一个小山村,那里贫穷,落后,寂静,但我不觉得有多苦,也没感到有多甜,家家户户差不多过日子,在那里一晃就度过我的宝贵的青少年时光。
将岁月推至半个多世纪前,那时中国几乎呈全封闭状态,一个户口,一份档案,就可以把一个人锁在某个旮旯里一辈子,你有钱没有粮票也别想进馆子吃一顿饭。

一九六三年夏,我接到大学入学通知书,我知道这是打开知识大门的*********,是我飞向远方的同行证。道远鹏程,莫非印证了我的名字!

但我没有感到有任何惊喜。学制六年,我那贫穷的家庭如何能支撑得了我?就连这眼下的路费学费伙食费都不知道怎样去筹措。一家人在发愁,老父亲整天一言不发,最后他冒出了一句话:“孩子,这书别读了,跟我去做篾匠吧!”做篾匠?我可没想过。我从小学一直读到高中,就知道自己是个学生,怎么突然变成了篾匠要养家糊口呢?

父亲就是远近闻名的篾匠。一根根长长的竹子在他那把锋利的篾刀下顷刻变成长短厚薄粗细不同的篾条篾片篾丝,然后编织成各种竹式农具和家具,如箩筐筛子簸箕粪箕囤条席子菜篮等等。他那动作娴熟无比,在昏暗的油灯下只消一顿饭功夫就可以编织成一个菜篮和一个绡箕。他是左撇子,拿筷子干其它农活是左利手,唯有破篾编织是右利手。我曾经探究过这一原因。原来那些篾匠工具如刀锯尺锥都是适合右手干的,为了改掉这个习惯,他当学徒时不知挨了师父多少打骂。

农业合作化后他就为大队小队制作竹器,因是技术活,大队按强劳动力每天给他记10个工分。那年头,男劳动力每天10个工分,女的8个,看稻场的老人记3个。到年终决算,一个劳动日10个工分相当于5毛到8毛钱。如果本大队活干完了,也可到别的队做,那工钱一天一元。那时都是这个价,铁匠木匠泥瓦匠都是一样。父亲将赚到的一元钱交到大队再记回10个工分。或许有人问,这不是亏了吗?不亏呀,那年代凭工分就可以分到谷子小麦红薯食油棉花塘鱼柴草等等。劳动力多的家一年下来还可以分红二百三百元现金。一家人看到这几百块钱高兴得合不拢嘴。这几百块钱可管用了,孩子上学买年货做新衣服买水鞋帽子雨伞红头绳就够用了。但读书读小学还可以,一到中学就难以为继。村里男孩子大都可以读个小学(女孩子多数没书读),读到中学的极少,更没听说有读到大学的。

不管怎样说当篾匠比下地干活强。下地干活日晒雨淋,面朝黄土背朝天,挑担子把肩膀压得又红又肿,下田插秧那蚂蝗把脚腿咬得鲜血直流,割稻麦稍不小心手指就被镰刀划破一道口子,光脚走路就会被地面的石头瓦砾踢破皮。乡里人哪里用得上红汞碘酒,对着伤口洒包尿或撒撮香炉灰那伤口就好了。这些滋味我都尝过。我跟着父亲生活十几年,那篾器手艺也学到了七八成,就是那破篾功夫还没学到家,我只要跟着他一年半载就可以挣到八个十个工分了。

没钱读书,那就当篾匠吧,人活在世上总得有条路走。父亲叫我当篾匠,我点了点头。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起床了,我要开始新的生活——做篾匠。我打开门,天气真好,晨曦驱散了薄雾,两只喜鹊在门前的槐树上欢唱。往前看去见一干部模样的人朝我村里走来,定睛一看,那是公社书记。我从小就怕有地位的人,老师校长小队长大队长我都怕。那公社书记就是我们乡下人能见到的最大的官。我赶紧折回屋里。没想到书记来到我家了。他开门见山对我父亲说:“爹爹(乡下人都是按辈分称呼,他是晚辈),我们村我们大队好不容易出了个大学生,没有钱你打个支(借)条,我批个字,今天就到大队部去拿钱,以后再慢慢还,什么时候还都行,别急,这书一定得读!”

书记态度和蔼平易近人,真挚亲切,没有半点当官居高临下向穷人施舍的气势。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到党的温暖,仅这一件事就教我紧跟共产党走了一辈子!

离报到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一股眷恋故土的情愫莫名其妙地向我袭来。我知道我要远走高飞了,家乡从此变成故乡。我舍不得家乡的父老乡亲,舍不得那里的一草一木。于是我拿起铅笔和日记本走到村口,一笔一画勾勒我家的房子。一面青砖,三年土坯,一砖一瓦一樑一橼我非常熟悉。我又画着我家门前那棵槐树,花开季节,黄花蔽日,落英遍地,那是我放牛归来拴绳的地方。我还画了村头那棵大枫树,那是我儿时和小伙伴玩耍的地方。夏夜,一村人就在这大枫树下纳凉,遥望星空,说桑麻道家常,也说那些不知说多少次的陈年旧事。

有一情景我记得尤为清楚。每当夜幕降临,那遥远的西南边天际就通宵达旦地闪烁火光,那不是落日的余晖,人们说那是武钢。那是钢化四溅的焰火,还是那大城市车水马龙的不眠夜空?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精彩,而我的家乡那时还点着煤油灯,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明天一大早我就要动身了。这一夜我通宵未眠。我和父亲还在纳闷,还在反复,我为什么考上了大学,我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家乡?当农民不好么,乡亲们世世代代都当农民,当农民是一辈子,干什么也是一辈子。鸡叫头遍了,我得动身了。那时咱乡下没有人有手表,连一个闹钟也没有。白天看太阳,晚上看月亮,半夜听鸡叫,就是咱乡下人的时钟。我要步行30里地到一个叫宋埠镇的地方去搭乘早班车到汉口坐火车。乡亲们不约而同地来了。他们说得最多的是:在路上处处要小心。你认得字不要坐错了车。到学校后就要来信,免得牵挂。等等。我走过池塘岸,踏进滾着稻浪的田畴。回头望望,村廓一片朦胧。乡亲们还站在月色里向我挥手!

改革开放了,神州披绿,春潮澎湃,有一位老人在地图上画了几个圈就把全中国盘活了!

一日,我在医院门诊部坐诊,期间一位北方汉子走进我的诊室,非常谦恭地对我进行了一番“盘问”,最后他确认我就是他要找的独在异乡为异客多年的家乡人。他突然改用麻城乡音激动地说:“我今天算是钓到了一条大鱼!”我站起身紧紧握住他的手不知说什么好,只觉得那股久违的乡情如春雨喜从天降!

这汉子就是当年麻城县驻广州办事处主任俞平。从此我就有缘在驻广州的那些麻城精英群里蹭吃了不少次饭,也为乡亲们看病健康咨询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

一年岁末,麻城市南方商会举办迎春团拜茶话会,麻城市领导莅临。会长俞平电话邀我和老伴参加。我怕老伴在麻城人群里不自在,就试探问她想不想去,她说去!

席上大伙都说麻城话,唯有她说普通话。有位乡友问:“大嫂哪里人?”她爽快答:“麻城人。”乡友眼神里露出了一丝疑惑。老伴笑了,接着说:“麻城中一镇附近有座浮桥河水库,水库大坝上有董必武题字。水库旁有个麻城有线电厂,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有线电厂工作,一干就是十年,我又是麻城人的媳妇。”她改用有点生硬的麻城话说:“地道麻城人,冒(没)错吧!”

她以麻城为骄傲,如数家珍把她工作过的单位地址说得那么具体详细,而且是整整十年,青春热血的十年,人生又有几个十年!

瞬间酒席上欢声笑语,把盏举杯,春意盎然。发问的老乡把一大快肉糕拈到了大嫂碗里。有位老乡唱起了麻城山歌,大伙也跟着唱起来:“湖北有个麻城县,天下都闻名,出了许多新鲜事,大家都看见………”

此刻,我噙着热泪,我曾经素描过的老家村落,黄槐,大枫树仿佛在我眼前浮现,昔日乡亲们送别时的叮咛声仿佛在我耳际响起。乡情依旧,浓浓的乡情,比麻城的肉糕还香,比麻城的将军红酒还醇!

披荆斩棘,全力以赴

2021/06/20 – 2:07 下午

今天采访冯博士的文章发表了,不禁想起我到苏州,他来广州两次的访谈。

http://www.pharmadj.com/cms/detail.htm?item.id=d986f6eed1a511ebb98afa163e42049a

他在广州的时候,陪他走了很多地方,还记得他就是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一条牛仔裤,一双运动皮鞋,腰间挂一个小包。

他告诉我,一个好的故事,采访应该怎么准备,问题要怎么设计,他把自己人生所有最珍贵的片段一一告诉我,帮助我挑选最好的素材,他希望我的写作不要按部就班,要有所突破,无论在立题,结构,还是表现手法上。

他并不是想阐述自己的故事,他只是希望我能上一个台阶。他总说,你不是18岁了,要知道说话的分寸,不要直肠直肚,吃饭的时候,他觉得我吃东西的样子很messy,还有他觉得我不够努力,做人就要披荆斩棘,全力以赴。

谢谢冯博士。

记者是最好的心理咨询师

2021/06/20 – 10:37 上午

嗯,今天专访了一位心理医生,讲述了他的从业经验,告诉我很多如何看待人生的积极的方法。又是一个感动满满的采访啊。

在ASCO上,中国公司角逐MSI-H与dMMR肿瘤治疗

2021/06/19 – 6:20 上午

我随便记录了一下ASCO上这个篇章。

2017年5月23日,FDA加速批准PD-1抗体Keytruda(pembrolizumab)用于高度微卫星不稳定性(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dMMR)的多种实体瘤患者,这是FDA批准的首款不按肿瘤来源,而是直接按生物标志物就可以使用的抗癌药物,MSI-H以及dMMR类型也成为了PD-1抗体考虑的治疗领域。

不管是肠癌、胆管癌还是胰腺癌,只要属于MSI-H或dMMR,就可以考虑PD-1治疗。

近年来,MSI和dMMR检测的临床应用越来越多,包括2017年FDA批准BMS的Opdivo(nivolumab)应用于治疗氟嘧啶、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治疗后疾病进展的MSH- H或dMMR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

那么,大家说的dMMR,MSI究竟是什么?为什么dMMR,MSI-H的肿瘤PD-1治疗效果会特别好?在本届ASCO大会上,有四家国内专注于研究MSI-H 肿瘤的公司发布的了报告,其产品均为PD-1单抗。

微卫星(Microsatellite)是指基因组中的一类短串联重复DNA序列,一般由1-6个核苷酸组成,呈串联重复排列。由于其核心重复单元重复次数差异,微卫星具有群体多态性。微卫星不稳定性(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MSI)是指与正常组织相比,肿瘤中某个微卫星位点由于重复单元的插入或缺失而出现新的微卫星等位基因的现象。MSI的发生是由于肿瘤组织的DNA错配修复出现功能性缺陷导致。伴随着DNA错配修复缺陷的MSI现象是临床上一项重要的肿瘤标志物。MSI-H 的表型最早是在遗传性结直肠癌中被发现,但后来研究发现,MSI-H 肿瘤发生于多个部位中,最常见的发生部位为结直肠、子宫内膜和胃,同时也发生于其他部位。

dMMR是由一系列高度保守的基因及其表达的产物酶构成,具有维持DNA复制的高保真度和基因组稳定性、降低自发突变的功能。DNA错配修复系统缺陷会造成微卫星不稳定的情况。

据福建协和医院的香菜医生介绍,由于PD-1抑制剂是通过增加自身免疫力来杀伤肿瘤,就像把人体免疫系统的刹车去掉,让人体免疫系统去对抗肿瘤细胞。然而,尽管杀伤力再强,也无法解决T细胞识别肿瘤细胞的问题,也就是说人体免疫系统如何识别面前的细胞是肿瘤细胞还是正常细胞?香菜医生说,肿瘤细胞非常聪明,会很好的伪装让自己看上去跟正常细胞一样,因此免疫系统无法识别也无法杀伤它,这种错配修复缺陷或微卫星(Microsatellite)不稳定的肿瘤会产生大量异常的基因,异常的基因会产生很多蛋白、分子,表达在细胞表面上,让肿瘤细胞跟正常细胞完全不一样,免疫系统能立刻准确地去杀伤它。

但治疗时需要增加抗肿瘤效应,这就是为什么免疫治疗的效应都很低,一般在20-30%。由于机体免疫增强,肿瘤伪装成正常细胞一样,人类的免疫系统不能马上识别和杀伤他们。错配修复系统缺陷则会暴露出更多肿瘤属性,让免疫系统杀伤它。因此,PD-1抑制剂对MSI-H或dMMR类型的肿瘤患者有较高的应答。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负担数据,2020年全球新发癌症病例1929万例,其中,中国新发癌症457万人,占全球23.7%,位居全球第一。而根据各个癌种 MSI-H 的发生率计算,中国每年新发 MSI-H 肿瘤患者约为 30 万,与每年新发乳腺癌病例数相当,且远远超过前列腺癌、甲状腺癌、卵巢癌、淋巴瘤等。在对下面将为大家分享相关数据:

百济神州:替雷利珠单抗单一疗法

先前百济神州曾针对局部晚期不可切除或转移性微卫星不稳定性-高/错配修复缺陷实体瘤患者中开展了一项单臂、多中心、开放标签的II期试验,以证明替雷利珠单抗对MSI-H肿瘤的相关治疗功效。

临床试验针对已接受过先前治疗、局部晚期、不可切除或转移的组织学证实为MSI-H / dMMR实体瘤中国成人患者,每3周静脉注射替雷利珠单抗 200 mg,直到疾病出现进展或发生重大不良反应。主要终点是IRC评估的总体缓解率(ORR; RECIST v1.1)。次要终点包括反应持续时间(DoR)和疾病控制率。

在2018年9月至2020年8月之间,纳入80例患者(中位年龄53岁;范围19-81岁)。在11.78个月的中位研究随访中,在所有肿瘤类型(单侧p <0.0001)中,IRC的ORR为45.9%(n = 34/74;95%CI 34.3、57.9),包括4次完全缓解(CR)和30个部分回应(PR)。74例患者中,有53例(71.6%)可以控制疾病,而IRC≥24周时有39例(52.7%)达到了CR,PR或持久稳定的疾病。尚未达到IRC的中值DoR;34位缓解者(CR + PR)中没有疾病进展的报告,其中33位缓解者仍在接受治疗(12个月DoR率= 100%)。

替雷利珠单抗作为一款人源化IgG4抗PD-1单克隆抗体,达到统计学上的显着性,并证明了先前治疗过的局部晚期不可切除或转移性MSI-H或dMMR实体瘤患者的ORR的临床意义改善。跨肿瘤类型和终点的治疗效果一致且持久。替雷利珠单抗一般耐受性良好,未发现新的安全信号。数据支持替雷利珠单抗作为该人群的新治疗选择。

复宏汉霖:PD-1抗体在实体瘤患者中的治疗潜力

复宏汉霖的产品同样是一种新型抗PD-1抗体的HLX10,通过招募了经组织学/细胞学确认为不可切除或转移性MSI-H / dMMR实体瘤的患者(18≤年龄≤75岁),探讨PD-1的完全人源化单克隆抗体HLX10在已发展为标准疗法或对标准疗法不耐受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MSI-H / dMMR实体瘤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截至2021年1月9日,共有108名患者入选,是四家公司里入选的受试者最多的,68名局部或中心确诊的MSI-H患者纳入主要疗效分析人群。在68名患者中,平均随访时间为7.7(范围:1.1-16.4)个月,平均年龄为53.0(范围:23.0-72.0)岁。MSI-H肿瘤类型包括结直肠癌(n=54)、子宫内膜癌(n=5)、胃癌(n=4)、乳腺癌(n=2)、小肠癌(n=2)和输卵管癌(n=1)。在主要功效分析人群中,IRRC和研究者评估的ORR分别为38.2%(95%CI:26.7–50.8%; 2个完全缓解)和35.3%(95%CI:24.1–47.8%)。尚未达到DoR,PFS和OS的中值。105名(97.2%)患者经历了治疗紧急不良事件(TEAE),最常见的是贫血(34.3%),低蛋白血症(27.8%)和天冬氨酸转氨酶升高(25.0%)。

通过本次试验可以看出,HLX10可以为已发展为或不耐受标准疗法的MSI-H / dMMR实体瘤患者提供令人鼓舞的抗肿瘤活性,并具有可控的安全性。HLX10作为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具有改善患者临床疗效的潜力,但依然需要进一步进行改进。

翰中生物:PD-1抗体HX008治疗结直肠癌和胃癌

由于对标准疗法无效的晚期实体瘤患者,随后的治疗选择受限,PD-1阻断单一疗法在MSI-H / dMMR患者中显示出强大的抗肿瘤活性。翰中生物开启研究旨在探讨抗PD-1单克隆抗体HX008在治疗晚期MSI-H/dMMR实体瘤的疗效和安全性。从2018年10月到2020年12月,共有100名患者入选,中位年龄为53岁(范围20-74岁)。所有患者均为≥二线患者。

最常见的癌症类型是结直肠癌和胃癌。数据截止时,中位随访时间为8.97(范围0.03-25.53)个月。在86例达到初步疗效评价的患者中, ORR为47.67%(95%ci36.79%-58.73%),DCR为75.58%(95%ci65.13%-84.20%)。66名结直肠癌患者的ORR和DCR为50%(95%CI 37.43-62.57%)和75.76%(95%CI 63.64-85.46%)。所有入选患者的中位PFS均未达到(95%CI 6.18-NR),而6个月和12个月的PFS率分别为62.66%(95%CI 50.98%-72.31%)和52.70%(95%CI 39.96%-63.94%),未达到中位OS。

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77例(77%)。临床试验证明了HX008作为≥二线治疗在MSI-H/dMMR晚期实体瘤患者中显示出良好的疗效和可控的安全性。

信达生物:信迪利单抗治疗晚期直肠癌患者

由于免疫疗法对dMMR / MSI-H大肠癌患者显示出令人满意的效果,为了研究在新辅助治疗中,Pd-1抗体是否会为dMMR / MSI-H局部晚期直肠癌(LARC)患者带来益处。信达生物旗下PD-1抗体信迪利单抗开展了一项开放标签的2期单臂研究,本次研究拥有两个不同队列,通过纳入cT3-4N0M0或cTxN+M0直肠腺癌,dMMR/MSI-H经免疫组化或基因检测证实,年龄在18-75岁;直肠腺癌既往无抗肿瘤治疗的患者,并将患有dMMR或MSI-H肿瘤的LARC患者将进入队列A,并接受新辅助PD-1抗体信迪利单抗四个周期,并随后接受手术或观察并等待,然后在辅助化疗的四个周期内接受或不接受化疗的PD-1抗体信迪利单抗。

预计I期临床将招募19名患者。如果观察到3个或更少的pCR,该研究将终止并宣布为阴性。如果试验继续进行到II期,将对总共55名患者进行研究。信迪利单抗在6例毒性有限的dMMR / MSI-H LARC患者中获得了4CR(pCR + cCR)。PD-1抗体非常有效,可能是这些患者的替代选择。

认真的英淑

2021/06/15 – 7:28 上午

写写英淑的故事

为我的海景房添砖

2021/06/15 – 7:27 上午

写写小胡大夫的事

你还记得我么

2021/06/15 – 7:26 上午

写写高野的故事

You are Beautiful

2021/06/13 – 1:32 下午

前几天在Youtube上看了英国诗人作曲家Jame Blute很多年前的歌曲《 You are Beautiful》,很是感动。

他在漫天大雪的海边吟唱这首自创歌曲,一件一件脱掉上衣,最后纵深跳入冰冷的大海中。十多年前看到就感动的落泪。

其中最震撼的一幕是,他把全身上下所有东西一一展示,发现所拥有的不过是一张身份证,一个钱包,一个戒指,一颗弹吉他用的匹克,便一无所有。

人需要的不过就是那么少的东西啊,能用来换一口饭吃,带给人欢乐、鼓励与希望的一技之长(他能写歌,写诗,作曲,弹唱;我连这个还没,稿子天天写的烂死了。不过我会努力加油的。),和很多很多的爱,在离开人世的时候留下一些印记。

My life is brilliant

My life is brilliant

My love is pure

I saw an angel

Of that I’m sure

She smiled at me on the subway

She was with another man

But I won’t lose no sleep on that

‘Cause I’ve got a plan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it’s true

I saw your face in a crowded place

And I don’t know what to do

‘Cause I’ll never be with you

Yeah she caught my eye

As we walked on by

She could see from my face that I was

flying high

And I don’t think that I’ll see her again

But we shared a moment that will last ’til the end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it’s true

I saw your face in a crowded place

And I don’t know what to do

‘Cause I’ll never be with you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it’s true

There must be an angel with a smile on her face

When she thought up that I should be with you

But it’s time to face the truth

I will never be with you.

 

再活50年

2021/06/12 – 10:05 上午

再活50年的话,应该能把所有该学的东西学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