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Tina: 看冬蕾老师的文章已成习惯,感谢点点滴滴的温暖。
  • 择偶网: 新冠快点结束吧!
  • 淼淼: 一向觉得这种背影特别有爱……
  • 淼淼: 十年前的回忆!毛毛太棒啦,粉丝又多了一枚!拥有这么有才情的辣妈,月月童鞋是有多幸福……
  • DJ: Don’t comment on China’s regulatory environment –if you have to, positive and complementary remarks are always expected; i don't think so...
  • DJ: 就假装他们都很伟大....
  • DJ: 赞一个

Random Posts

Tag Cloud

永远年轻

2023/01/29 – 12:47 下午

前几天跟多位原诺华中国生物医学研发中心的研发人员(已纷纷自主创业)以及陈智博士、保华博士、曾晨晖博士、陈椎博士、丁强博士、元武博士、Luna博士及几位业内好友吃饭,发觉他们都非常有才华,除了做药,琴棋书画,体育竞技,样样精通。

他们谈及张江往事,十分感慨。

弹指之间他们在张江奉献了青春,挥洒了热血,为中国的药物创新和早期研发奠定了基础,立下了汗马功劳。虽然因最后该中心关闭,革命尚未成功,但见他们纷纷创业有了新的事业和梦想,为他们感到高兴,也感谢张江这片沃土为许许多多像他们的研发人员,提供了像家一样的港湾和发展的天地。

告别过去

2023/01/14 – 8:30 上午

昨晚参加了Mos组织的粤港澳大湾区青年科学家与创业者发展计划的新一期讲座,讨论基因疗法技术与产业化发展趋势。Mos作为组织策划者召集了广州做细胞治疗和基因疗法技术与产业化发展趋势。

Mos是地道的广州人,个子小小的女生,毕业于中山大学微生物生物硕士、2019年从新加坡留学回来广州,此前在默克、百济神州等公司担任销售、市场、BD、战略等要职。

她最令我佩服的是她那种勤奋、积极、不遗余力的推动大湾区创新生态的热情。回国短短不到几年,她跑遍了广州、深圳的高校、生物制药企业、投资人、协会,在广州任何会议上,都会出现她的身影,她总在想如何振兴大湾区生物医药,快速追赶长三角地区。

她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现在在大湾区,讲到Mos无人不知,但凡大湾区有关生物医药的事儿,一定会有她的策划和参与。

真的是一个非常获益良多的周末。

话题转到下一个。周六早上起床的时候,我跟小成絮絮叨叨讲了一下Mos如何厉害,对比她我自己的差距种种,再一次后悔没有把握好人生,虚度了许多光阴。小成也反反复复跟我说了N遍,后悔是没有用的,一定要珍惜和把握当下。

回到自己,后悔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想起我跟植村老师说的,如果人生的满分是100分,我到目前为止只有30分,但我愿意怀着感恩之心向过去告别,用毕生的精力和努力,继续拼了命加油,争取及格。:)

拜访广州博济

2023/01/09 – 9:06 上午

今天要拜访广州博济的王廷春总。我记得2000年加入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的时候,常常听到一个名字叫广州博济,那时候不太懂什么是CRO,不过却隐隐约约知道了临床研究这个领域。

广州博济创始人、董事长王廷春博士上世纪90年代南下广州,在暨南大学研究生毕业后,没想太多就留在了广州,于2002年创立了CRO博济医药,这是当时国内为数不多提供研发服务的公司。他曾经说,当时国外CRO刚进中国,国内CRO还处在起步阶段,而自己的医生背景对于做CRO具有天然优势。

从2002年至今已有19个年头,他见证了广东省乃至中国新药研发和CRO的发展历程。如今,除主要提供临床研究服务外,广州博济还可提供药学、药效学、药动学、毒理学、中美双报、技术成果转让、数据管理与统计、化药CDMO等全链条服务。

那么,寒冬下的CRO们怎么过冬呢?还有,觉得他非常热心大湾区的医药事业,所以要跟他请教一下如何合作把我们的生态建设的更好一些。这是我要去拜访的目的。希望都能顺利!

新年遇见

2023/01/05 – 9:42 上午

快速记录新年1月2-4日我在深圳的走访笔记(今年我要把所有出差,拜访的过程都简单记录下来)

1月3日 拜访坪山科技局

坪山生物深圳BioPark园区是继上海张江(跨国公司)产业园区1.0,苏州Biobay(本土创新生物技术公司)产业园区2.0以后,吸引全球生物医药产业创新公司的产业园区3.0版本。深圳BioPark定位在小分子、大分子、细胞基因治疗、医疗器械等创新产品全生命链条。有广大的空间和强大的硬件实力,有一定的政策支持(但缺乏单独的创业基金支持)以及人才。未来生物医药创新发展看大湾区,大湾区看深圳发展,深圳看坪山。坪山的黄局长和他的团队热情,专业,服务意识强,敢想敢拼,非常看好!

1月3日拜访信立泰

颜杰总谈了信立泰的整个转型创业的过程,从研发立项,人员人才、项目管理、资金投入等等方面讲述了这一艰难历程,还介绍了临床前,临床,法规注册,BD团队如何配合,在转型中遇到的种种挑战等。他谈到一致性评价、集采、医保谈判种种艰难时刻的时候,说当时留下难过眼泪,真的深感不易啊,传统药厂用自己的销售投入来投入研发,背负着过去仿制药的团队,不过,大型药厂实力强劲,吃苦耐劳,创新起来的实力不容小觑!

1月4日拜访深圳港大医院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临床研究中心的周文菁经理接待了我,非常年轻和认真专注,她介绍了深圳港大医院最初的合作过程,谈到大湾区的港澳药械通如何惠及患者和对比海南的不足之处。同时还介绍了颇具国际化特色的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临床研究中心的发展定位,目前开展的工作和未来设想。他们如何在香港大学玛丽医学院更好的发展深圳的优势。他们的同事小魏老师带我转了一下I期临床病房,真的是非常热情啊!

还与信立泰的刘利平总,深圳亦诺微的周国瑛教授、徐建平老师和我们网站的IT团队见了一下,苏州宜联的薛彤彤博士也一起来学习交流,新年能见到这么多老朋友,真是太高兴了!

 

东京行(三)

2022/12/30 – 10:10 上午

让我在2022年快结束的时候,把这篇文章写完。如果要问我2022年最难忘的一件事,就是东京之行。

顺便说一下,中国对新冠疫情的动态清零政策本月结束,对新冠病毒感染调整为“乙类乙管” 后,今冬迎来了全国性新冠病毒感染高峰期。日本对中国入境人员的要求也随之提高,需72 小时PCR阴性的核酸证明,同时如果是阳性患者,需在酒店隔离7天。很多中国人称这个政策不友好,不过我想日本是保护自己国民健康和安全出发,并无可厚非。正如我们当时也需要境外人员不管是否感染,都需进行集中隔离一样。不过,日本倒是可以做得更加体面一些,比如在颁布该政策的同时表示同情、问候或一些援助(中国也不一定会接受),或许让人更为接受。

(一)

2022年日本DIA年会的PMDA Town Hall依然是阵容强大。包括新药、器械、疫苗审查和安全部门的官员纷纷坐镇PMDA Town Hall。不过那天我正好要去做核酸,所以完美错过了,要感谢安波老师帮我翻译听写。

来自日本厚生省和PMDA一一回答了来自工业界的种种问题。新冠疫情不仅改变了新药临床开发的模式,也改变了PMDA的工作方式。据一位PMDA官员介绍,在疫情期间,他们采取了远程咨询,远程检查(inspection),开展各种电话会议,线上培训。PMDA努力在保证新冠疫苗和新药审批能快速通过,送抵患者手中的同时,加大对新药、器械的审查。

现场包括辉瑞、默沙东等跨国公司的研发人员就新冠疫苗和药物在日本的审批进度以及是否能加快或减免日本人群的试验询问PMDA。PMDA的官员认为,需要一药一议,在紧急状态下,新冠药物和疫苗在日本被启动紧急审查,此时日本人群的数据可以适当减少。但是,在常规药物审查的情况下,日本人群尤其是安全性数据一定必不可少。不少企业说,虽然日本的新药审批正在加速,但还是存在与欧美国家新药上市有时间差的现象,跨国公司希望在日本能同步开展临床试验,递交注册申报资料。

为此,尽快与国际同步接轨也是PMDA的首要任务。在参加ICH国际事务中,有工作人员建议PMDA在翻译转化ICH各项通知、指南的时候,应该保证英语翻译的准确度和效率,PMDA也承诺将提高对ICH的理解度,精准的将其内涵用日本准确翻译给业界,特别是广大患者和家属。由此可见,PMDA时时刻刻心怀患者,当有听众问到以患者为中心PMDA的具体做法时候,PMDA官员高度肯定了患者从早期临床试验就参与讨论的重要性。

“我们需要双向的沟通交流,既要向患者宣传,培训新药研发知识,也要聆听患者的意见建议。”PMDA相关官员说。为此,PMDA计划设立专门的部门直接对接患者,同时还举办了各项培训,讲座,希望将走进患者和患者家庭,共同携手加速推进新药研发,满足临床需求。

日本DIA虽然没有中国DIA话题设置的那么多,但十分深度和专业,讨论问题细致深入,不会蜻蜓点水,且较为实用。倒是很少像国内那样谈论资本,行业,是否要做创新,first-in-class等等,日本DIA会议主要围绕患者与科学。整个会议氛围也是宁静的、肃穆的(顺便提一下,所有参会人员着装得体庄重,女生则高贵华丽)。没有人在会议期间到会场外交换名片,大声聊天,大多安安静静在科室里听课,提问,讨论,直到会议结束。

所有大咖专注的坐在会议室里,就像日本政府新冠病毒感染症对策小组会会长尾身茂、PMDA 局长藤原康弘、日本PMDA国际项目执行副主任中岛宣雅博士、PMDA国际项目办公室主任佐藤淳子、PMDA医学信息学和流行病学办公室主任宇山佳明博士等平易近人,你可以在会后随时交流、咨询问题。对想要来日本发展的中国企业,绝对是极好的机会去认识这些大咖。我也鼓起勇气,跟他们分别交流,他们十分友好。藤原康弘博士出身美国,在美国完成高等教育,是一名乳腺癌的临床大夫,抱着促进日本国民健康的使命感,他回到日本。不但审评新药,平日里还做临床试验,出任局长后提出了“亚洲第一”的理念,希望引领日本药监局继续在亚洲各国推动药监革新。我还跟佐藤淳子老师做了一个专访,听了她在PMDA工作20多年的心路历程。希望能很快写好带给大家。在会议期间安排了各种由CRO赞助的卫星会,只要你换一下名片,就能获得一份美味可口的便当,还能聆听到他们组织的与临床试验相关的专场。

这些年,我们的NMPA和CDE的越来越重视沟通交流,对外在中国DIA年会上NMPA Town Hall上也精彩纷呈。衷心祝愿业界和监管机构的互动越来越多。

(二)

最后讲一下可爱的达人的团队,今年很高兴第一次线下见到高野老师,植村老师,英淑老师,琳琳,我内心非常感激他们对我这一年的帮助和教诲。在聚会和卡拉OK的时候,高野老师展现出非常可爱的一面,就像日剧里的大男生,一改平日严肃正经的态度。这说明,日本人做事时,会玩命专注,玩乐时全情投入,做任何一件事都一丝不苟。

在聚会时,我还拿他私人的笔记本,仔细翻看。

高野老师的记录本绝对像一本艺术作品。他把平日所有与工作相关的会议、工作事项都记录的整整齐齐,滴水不漏。有一些用笔记录,有一些用剪刀把相关内容剪下来,贴在本子里。每一页,每一项,每一天还用不同的便签纸贴出来,加以区分。所有事情都溯源,分类,整理,记录。所以,无论你在什么时候问他某年某月发生了什么,谁在哪个场合说了什么话,他都如数家珍。最让人倾佩的是,这个习惯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月,而是长达30年!就连他的每一封邮件,写的都是整整齐齐,逻辑严密,像艺术品一样,更不用说他的文章的水平之高了!

你不得不佩服高野老师的执着精神,但即便像他这样认真、卓越的拼命三郎,用他的话来说,仅仅勉强在制药领域里存活下来(Survive)而不被淘汰。

植村老师则非常睿智,头脑清晰敏锐,看问题很有战略眼光,他对人永远抱持同情心,特别是对中国民众。他说起自己的父亲在上世纪初曾被日本一家化工厂派驻到中国东北工作。一天,为了保护自己的员工,当俄罗斯人想要来欺负工厂女员工时候,他父亲奋力反抗,被野蛮的俄罗斯人一枪击中喉咙。后来,他爸爸就像遇刺后的安倍晋三一样,顽强撑到回到日本才结束了生命。受父亲的影响,植村老师骨子里总有一份正义感和十足的勇气,就像那些日剧里很严厉但很慈爱的日本老头儿,也很有魅力。

英淑姐则是我和琳琳心中的女神,无论从外表打扮,还是工作的专业度和细致度,都完美无缺,是完美的象征,同时还有永不放弃的精神,无论多难的挑战,都愿意尝试,也常常给我最给力的帮助。

琳琳则非常可爱,虽然话不多,但总是一语中的,提出的问题很关键,也很有自己的想法,给我很多鼓励。

我常常想,如果中国制药企业想出海日本,面对会是像高野、植村这样高手如林的专家,自身一定要提高。因为,日本社会实际上竞争很大,事事要求完美,但你在跟他们合作的过程中,绝对会因他们的专业精神喜欢他们。这在我采访許平博士的文章中谈到日本企业做事风格和企业文化时详细谈到。这里再引用一下:

https://www.pharmadj.com/home/resources/article-details?id=1602138630184337410

更典型的中日差异,存在于企业文化。在许多中国企业印象中,日本企业保守、难以建立信任。“对于这一点,中国企业一定要有耐心,所有关系的建立都要慢慢积累。”许平说,日本保守的原因在于,其任何决策必须深思熟虑并有充分的调研和理由,并按计划进行。而一旦执行,日本企业会一丝不苟。同时,信赖是日本文化最基本底线,但凡日本企业与合作方建立了信任,他们都会长期互相信赖和依托,具有较高的忠诚度。

总而言之,我有一个中国团队,有一个日本团队给予的帮助和爱,是多么幸运啊!

这是我今年在日本短短几天的记录。希望中日世代友好,中日医药产业明年有更多实质性的合作,惠及两国的患者!

关于逻辑

2022/12/16 – 5:57 上午

平日里我是一个杂乱无章的人,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脑子也是乱哄哄,毫无头绪,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

最近在姚编辑和日本同事的影响下,也开始学习了一点点逻辑。

我理解的逻辑,就是佛家说的因缘和合,万事万物皆有联系,找出这个前因后果,排出顺序组合,分分轻重缓急,像杨青博士和高野老师那样列出一二三四点。

逻辑真的很有用,可清晰你的思路、语言、文章、找出重点和关键,帮助你做出漂亮的PPT, 日程安排,在演讲和写文章时都能派上用场。不过,别在跟人纷争时使用逻辑,那个时候,还不如难得糊涂、大智若愚,大巧若拙。

东京行(二)

2022/12/09 – 11:49 下午

上一篇介绍了去日本前的小插曲。原谅我如此拖延,今天把东京行的第二篇写一下。此时中国已全面放开防疫政策,另一方面,却中国却面临着大尺度优化防疫政策能否扛过新一轮感染高峰而带来的医疗挤兑和社会动荡的挑战。

东京行(二)

飞机经过将近4个小时的飞行,终于降落在成田机场。一路上,我与一位到东京留学的中国大二学生不停攀谈日本文学(那是他的主修课)。下了飞机后,他帮我买车票,走的时候,我感激的无以言表,他却说,不足挂齿,出门在外,中国人应该互相帮助。我还记得他带着口罩乖巧的样子,修整的干干净净的眉毛,眼睛很亮。

这是我在日本感动的开始。

走出机场大厅,搭上了电车。日本电车的路线图是全世界最复杂的设计。虽是如此,但是他们的指引却很明晰,只要按照其路线,就能到达目的地。而每当到了一个车站,就会有欢快的背景音乐响起来,预示着你胜利的到达了彼岸,迎接新挑战。

坐在电车里当看着窗外一幕一幕街景时,我对日本所有的感觉和记忆都升起。干净,整洁,有序,所有你在“静说日本”看到对日本的描述与赞美都并不为过:那里的街道一尘不染,仿佛没有多余的杂物,垃圾;城市污水如此洁净甚至能养活鱼;洗手间的水干净的可直接饮用……日本就是这样一个精致、整洁、简约、高要求、严标准的国家!

除了城市建设,日本整体国民素质也颇高。在我所住的品川大街上、地铁里,大部分上班一族都穿着得体,打扮精致。男人的皮鞋擦的锃亮,女人的颜妆化得妩媚。人们在电车里极少交谈,生怕打搅了别人。车站、马路 、公园,四处可以见到点头鞠躬的人们互相问候或道别,注重礼节,彬彬有礼。

好的,不想过多赘述关于日本外在的描述,只讲一讲给予帮助,令我非常感动的好心人。

(一)

我本身不是一个生活能力很强的人,尤其在陌生的地方,总是慌里慌张,找不到方向。那天,东京下着磅礴大雨,我要拜访由杰出旅日华人严浩老师创办的日本最大的临床研究服务商EPS。

当出了飯田橋车站以后,我将手机定位设置为 EPS的公司地址新宿区筑土八幡町2番1号筑土テラス,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座位于山头的公司。日本地势大多都是山区和丘陵,而EPS恰好就在蜿蜒的山路上。

想打车过去但却拦不到车。因为在日本你是不能像广州一样站在路边随时招手出租车就会停在你面前,很多时候要提前预约的。

我浑身上下都被大雨浇得透了,就在这时,看到有一个小女孩儿在不远处。说是小女孩儿,其实也是上班一族。问她这个地方怎么走?我把地址给她。小姑娘显然并不知道,但是她的眼神坚定,拿着地址在手机的APP地图里一搜,就告诉我应该这样这样这样过去。

她把手机打开给我看,她的手机非常可爱,粉红色,还贴了小贴纸。我用手机拍了她的手机的屏幕上显示出的地图,道谢以后正打算离开,可没等走几步,她却不放心我。

她虽然不会说英语,但从她的眼神和手势里看出她要带我过去。

这其实已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3年前来东京,在转地铁迷了路认识了另一个小妹妹,她带我走出去,然后就成了好朋友,每次来这里都多了一份牵挂,会约她见面,每次都会拍一张合影。这些年,我们互相鼓励,她也结婚生子成为妈妈了。

而这一次,这个女孩也是如此的执着和热情要送我到EPS的大门口。真心感动。一路上,我问了他她很多问题,比如现在是在读书还是在工作?有没有去过中国?我们俩就这样子,一个用英语,一个用日语聊着天。

走的时候,我重重的抱了一下她,万分感谢。

虽然没有留下她的联系方式,但这个可爱纯真的日本小女孩永远留在心里。

关于参观EPS的经过,会在后面中日双报的文章里介绍。印象很深的是这一家全日本最大的临床CRO确实非同一般。整栋大楼的建筑设计非常上道,让人联想其遍布全球的严谨的试验服务流程和质量。我在EPS跟王娣总、茅总和他们的助理愉快的攀谈了3个小时,还在食堂里吃了一顿日式员工餐。收获满满的感觉。

每当跟海外华人交流时,都能深刻感受到他们内心深处热切关心祖国的愿望,而他们经过自己多年努力和奋斗,也终究在日本这样严苛的社会里有一席之地,如今他乡是故乡,实在是不容易啊!

这是我遇到的让我印象很深刻的第一个女孩子。

(二)

第二个让我很感动的是去做核酸在诊所遇到的一位护士小姐姐。

根据中国大使馆驻日大使馆的要求,但凡到日本的中国公民在回国入境前,都要在中国大使馆指定的两家不同诊所开展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随着中国的放开,这些都已成为了历史)。

还记得是在科普小作者小胡大夫的帮助下找到了离东京国际展览中心最近的两家诊所。我在登机前48小时之内来到其中一家小诊所,遇到了一个非常可爱的护士姐姐(日本的女生真的蛮可爱的)。

完成核酸时,我跟告诉她实在没有时间再过来拿这份报告了,能不能发邮件给我?她说当然可以,但报告要等到当天晚上9点钟才能出来。

于是要了他们医院的邮箱,打算离开。可是这位小妹妹却不肯让我走,她让我用手机先发一个邮件给他们看看是否能收到我的邮件和邮箱地址。这样,万一他们没有收到的话就不用再来一次了。

我当时非常震惊,觉得这个小女孩能想到这一点实在是太细致了。而我正好带了电脑,连上祖国的中国移动的漫游WiFi把邮件发过去医院邮箱。过了一会儿,那位小姐说她收到了。

我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她又说,请再等一等,我们现在给您发一封回复邮件,请您等一等看看是否能收到确认了以后才可以离开。我又再一次被她的专业度和能力所震撼到。再加上她无时不在地为“患者”着想,“以患者为中心”的理念就在这么小小的一个诊所体现的淋漓尽致。

当她收到我的邮件时非常高兴地说,现在我可以放心的让你走了。她还告诉我最近的地铁站在哪里。看着她那会心的笑容,我真能体会到她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做这份工作时满满的成就感。

(三)

最后,我想再快快跟大家讲第3个在日本帮助我的陌生人(真是抱歉,走到哪里都是一种需要被照顾的感觉)。

还是在第2天的核酸中因为没有带够日币,而且并不知在日本做核酸需要大概3万到4万日元。最后一天来做核酸时现金只剩下35,000元日元。而这一次的核酸要4万日元。差了整整5000元日币!

不过,那个医院的护士说也许可以用中国的支付宝,做完核酸后再来刷卡。虽然还有一线希望,但我的内心忐忑不安。万一支付宝刷不了要用现金怎么办?就在这时,有一位大约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带着眼镜的男生坐在身后。

这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跟他说:“大哥,我不是从中国来的骗子。我是一名中国记者,是来参加日本药物信息协会报道……”我给他看我的护照,告诉他我遇到麻烦还差5000块。我问他能否借5000块日币。

他当时有一点点愣住了,当他听我讲完后马上说不用给你5000块日币,我直接用卡帮你付了这个核酸费吧!你将来想办法还给我就可以了,不用太零碎。

我又再一次被震惊到了,这就是日本民众啊,他们是如此的信任人,而且愿意帮助别人。他一直坐在那儿等我把核酸做完以后打算帮我付钱。幸运的是,祖国的支付宝多么的强大,我在这家诊所用支付宝直接用人民币支付了4万日元。瞬间就兑换好了。

这时,那位大哥也放心了。这是我在日本遇到的3位让印象最深刻的陌生人,像他们这样一路帮我的人还有很多很多,而我的朋友,像琳琳,小胡、英淑、高野老师他们,就更不在话下了。日本民众对中国人十分友好的,至少我遇到的都是好人。其实从1979年开始,日本就对我国实施了长达43年的开发援助计划,累计向中国提供了3.3165万亿日元的贷款,其中涉及生活基础设施超过231个项目。

总体来看,当下的中日关系还是非常友好,我也能在中日建交50周年期间去日本看看,这些亲身经历,让我永志难忘。

下期预告:在最后一篇里,想讲讲工作上的事和日本DIA年会上收获的一些感悟。

小雪

2022/11/22 – 12:32 下午

今日小雪,天地刹那变得沉静,冬的期待,日渐圆满。

早上采访了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管理局副局长吕小蕾,她介绍了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自2013年成立以来,在特殊医疗、特许经营、特许国际交流、特许研究及真实世界研究方面取得全国、全亚洲和全世界都为之侧目的成果。

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聆听她的介绍,心中非常佩服国家的远见卓识,就像当年在深圳一样,发改委在海南也画了一个圈,同时也佩服乐城先行区敢想敢拼,不负国家和社会重托,先行先试,在医疗服务、医学人才培养、生物医药三大板块做专做深。未来可期。

每次都会被生命中遇见的每一个人所感动和鼓舞。我也要加油,把所有采访过的稿子写好写深,把我遇到的伟大的人和事展现给行业,患者。

东京行(一)

2022/10/28 – 9:33 下午

今天终于把日本DIA年会的中文版发了,而日文版也在本周一也由高野老师完稿。我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

日语版

https://www.pharmadj.com/cms/detail.htm?item.id=2100fa0552a611edaf35fa163e42049a

中文版

https://www.pharmadj.com/cms/detail.htm?item.id=72c62284565811edaf35fa163e42049a

想想还是写一下这次来东京点点滴滴难忘的事,留作纪念吧!顺便提一句,这些全是我个人感受,文中涉及的人物并未向他们确认。不过我觉得这些都是美好的事实,非常乐意跟大家分享。

我是搭乘南方航空公司的飞机降落在东京成田机场的。就在出行前还在写中国罕见病高峰论坛的稿子,交完稿那一刻,我知道,下一个目的地是日本DIA年会和见达人的同事。

这是自2019年以后第一次到日本。疫情暴发后,三年一转眼就过去了。用英淑的话来说,虽然三年没见,但每天都感觉你就在身边。

过去一年多,我和高野老师,植村老师,英淑,琳琳还有安波老师,郁亮老师等等,一起创办了日语版的达人。如今,终于能和日本的同事线下见面了!而这也是我克服了日本原来的五年签证无效、自行出路费、检测核酸、回国隔离加上不懂日语以及家人不理解不支持等重重困难,毅然要去日本的动力和决心。

只是,去东京的决定也是突然才下的,之前犹犹豫豫的。所以,之前的5签因疫情作废了,签证要重新办理。辉粒药业的許平大哥用他在东京创办一家公司的名义为我做了签证的担保,并出具日文邀请函,这是最给力的支持。还记得他知道我有这一想法后,火速办理,把材料从东京快递到广州我家里。许大哥还不忘鼓励我:“尽快办理签证,一定要成功。”

收到许大哥的材料时已9月中旬,而DIA年会的召开日期是在10月7日,在疫情下,在不到20天内拿到商务签证,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很多人等签证都等了半年。

我灵机一动,在递交给旅行社材料之前,满怀感情的写了一封英文信给日本大使馆。信中主要介绍了我是一名记者,我告诉大使馆,曾4次参加日本制药行业和监管领域最大的盛会,并把我过往写过的文章一一列出来,告诉他们此次去日本的目的、计划、时间表等等,“我非常希望在疫情下参加大会,向中国读者介绍日本对抗新冠疫情的经验”,我写到,同时还介绍了在日本的同事和朋友,三年来我有多么的想念他们。在信的结尾,我付了5张在日本的工作和生活照,写到:“恳请您全力以最快的速度,批准我的签证。我非常想念我在日本的同事和朋友。”

不到一个星期。我顺利拿到了赴日的商务签证。当我告诉英淑的时候,她比我还高兴,我们俩一块去做头发互相拍照,琳琳也说,知道冬蕾姐要来日本,我连减肥都来不及了。

我们主编高野哲臣老师更是快速的预定了10月11日晚上,位于東京都千代田区丸の内1-8-2 鉄鋼ビル B1F这家非常高档和火爆的日式餐厅作为聚餐的庆祝地,还精确到了开完DIA年会晚上几点几分坐哪一趟大巴去到餐厅。

当我在达人读者群里宣布这一好消息的时候,大家纷纷祝福我。小胡老师还热心的帮我找到回国需要中国大使馆指定的两家离我开会住的酒店最近做核酸的诊所。人还没到东京,就已经感受到了家人般的温暖和亲情。

我也胡乱准备了一些礼物,廉价但不失心意。行李没有收拾的很完整,又一次再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匆忙上路了。

顺便提醒一下未来想去日本的国内友人,上飞机前一定要装好MY SOS,申报好,同时核酸一定是鼻咽式的,而一定一定不要不要像在国内一样做口咽式。正所谓细节决定成败!!!尤其在日本这个如此注重细节的国家,更是如此。

三年后的日本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吗?我在日本还遇到什么有趣和难忘的事?等我明天再跟大家讲讲。

又见润东医药小姜总

2022/07/25 – 12:03 下午

7月13日的晚上特别高兴,新冠疫情后见到了润东医药的总裁姜海(我叫他小姜总,海总)。我约他到广州的芭提酒吧街小聚,那里正面对珠江,邻近星海音乐厅、图书馆、艺术馆等高雅之所,与二沙岛,CBD中心一桥之隔,灯火相望。

在上海被封控了三个月的小姜总,出现在我的面前时,看上去气色不错,还是那样高高大大,乐观阳光,谦虚有礼。

他曾在日本留学10多年,后在加拿大工作,2014年回国,现全面负责润东医药。润东医药由小姜总的父亲姜世新先生一手创立。在上世纪90年代国内CRO萌芽时代,润东医药作为一家老牌CRO,与泰格医药等共同推动了我国CRO和新药临床研究行业的发展,同时润东也是国内最早专注日本市场和数据统计业务的CRO公司之一。在当时竞争对手不太多的情况下,占据了一定市场份额并形成了一定的品牌影响力。

这些年来,我不时地跟他有一些交流,看着他默默努力,逐渐成长和取得一点一滴的成绩,越发成熟稳健。

我们将近3个小时的对话里,几乎完全围绕行业讨论。他每次见到我都会很热切的问,你对CRO发展趋势怎么看?有哪些新晋的CRO企业吗?他们的竞争力如何?

其实,CRO跟整体生物医药行业发展紧密结合,一荣俱荣。他回国至今,正好经历了药政改革。CRO受鼓励创新的政策利好,但同时也受到国家的严格监管,例如,722是中国临床试验行业的分水岭,经历了国家药监局史上最严的核查之后,临床试验质量从过往良莠不齐到现在稳步提升当时,一批质量不过关的CRO也被淘汰出局。而润东医药,和许多注重试验质量的CRO一样,存活了下来,并形成了第一梯队的CRO服务商。

随后,行业发展进入了我们现在说的内卷时代。以AI大数据为概念的CRO不断涌现,行业高流动率,同时医院内自建CRC和院内研究助理团队的模式快速崛起,SMO除了面临同行的竞争还需要跟医院的团队比拼……

不过,面对这些挑战,我安慰他说,虽然卷,但总体提升了行业要求,比起创新药公司而言,卷的程度还太高。高质量、高规格、具有良好服务意识和能力的CRO仍处于紧俏,这可以由CDE发布的《2021年中国新药临床试验报告》中得出3000项临床试验数据可以推断出,国内急需CRO和医院去共同承接如此多的临床试验项目,共同面对疾病。CRO和SMO未来在统筹多中心临床试验时所发挥的作用是单中心医院不可比拟的。

“关键在于,CRO对自我的要求要不断提高和学习进步。”小姜总看着窗外宁静的珠江和来回往来的船只,专注的说,只有给申办方提出最优的解决方案,才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不过,他也希望国内的同行多尊重CRO,把他们视作合作伙伴,而不是只是乙方。申办方不要看只看重质量和SOP,唯时间和价格是举。他的观点也代表了众多国内CRO的渴望。在国外,申办方看重与CRO作为共同合作方一同把临床试验携手完成好,给予CRO很高的尊敬。小姜总也希望与申办方携手同行,朝着最高目标共同开展好一项临床试验进军。

最后,他告诉我润东医药未来聚焦三大领域。第一,AI数字化临床试验拓展,虽然技术上我不了解,不过感觉这是一个大方向,润东医药即将牵手百度,利用百度在互联网上的优势赋能(大家经常用赋能,具体是做什么呢?)临床试验,用新的智能化手段,令临床试验的成本更低,效率更高(这一点我觉得他看的很准);第二大业务自然是CRO临床试验医学服务。这一块是润东最大利润增长点,包括临床和药物警戒。虽然受疫情和行业下滑有所影响,但具体影响幅度,还有待后续显现和逐一评估。润东医药当前专注肿瘤领域,扩张领域并不多,“跟Biotech专注细分领域一样,CRO也需专注自己,开展的业务不宜过多,过杂。”他说。润东主要围绕肺癌、肝癌、淋巴瘤、血液肿瘤开展临床服务,这主要得益于他们长期以来与国内相关研究领域的PI吴一龙教授、马军教授建立了很深的信任与合作关系。年轻的姜海在回国短短几年间跟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的大PI 保持长期合作和互动,我不得不佩服他的用心经营与国内顶级专家的关系。还记得,2017年,润东医药在大阪组织中日医药监管论坛,会议邀请了吴一龙教授去大阪讲课。吴教授从广州搭乘飞机飞大阪,而姜海则专门从上海飞到广州,再陪吴教授一起坐飞机回到大阪,回来时也是飞到广州安顿好了吴一龙教授,自己再乘坐飞机回上海,这一举动令我十分折服。如今,这些专家也非常喜欢和认可姜海,而他也会定期去拜访专家,看望专家。

第三大业务是润东最早发起的日本业务。他父亲在十多年前就在日本开展了临床研究数据统计业务,同时还组织了中日药监部门论坛,打下了良好的中日合作基础。眼下,正值中日医药迎来大发展的时机,润东抓紧这一机遇。写到这里,我特别感谢他在《医药研发达人》创立之时第一时间作为国内第一家CRO支持和赞助这个专栏。这对我们编辑部来说犹如雪中送炭。

不过,他坦承,润东医药虽然在早年开展CRO业务以及日本业务,但这些年步履蹒跚,错失了一些机遇,如今要奋起直追,迎头赶上。他的观点无不触动曾止步不前的我自己,需再接再厉,永不放弃。

最后,我问他,怎么看待在父亲姜世新先生的光环下的自己?怎么定义成功的人生?姜海看了看窗外的珠江面,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一艘油轮闪烁着霓虹灯,在我们面前缓缓驶过,似乎预示着我们这场对话就要结束,让人依依不舍。他说没有刻意去要超越自己的父亲,他对父亲报以强烈的感恩之心,感谢他抚养他长大,培养他,教育他,提携他在新药研发领域发展,至今,姜世新先生还会在幕后给予他很多建议。

他认为,做企业和作为个体的成就感并不一样。做企业,他希望润东医药能对标泰格医药及其他跨国大型CRO,成为全国甚至全球有影响力的CRO,服务患者,并对此满怀信心;作为个人,他希望每一天跟自己比,今天能超越昨天的自己,不负父亲的重托,以及员工和客户的期望足以。

他的答案也疗愈了我,每一天比昨天的自己进步一点点,去期待明天不一样的自己。祝愿润东的发展也蒸蒸日上,鹏程万里。